梦的那头是鸡翅

简单一点

以为今年过年会在德国 没想到却阴差阳错来到了曼谷 其实都一样 没什么年味儿 之前想和爹娘说好不容易争取回来过年只是为了能在家吃顿年夜饭的念头也被他们的出国激情所掐灭 来了之后又纷纷后悔本来现在应该裹着毯子嗑着瓜子看着吐槽晚会 噗 我还是不要吐槽了

2013年大概是活这么多年里最大起大落的一段 明白了一个再简单不过的道理 遗憾也好 错过也罢 过去的都过去吧 向前看才能成为更好的人 2013年几乎差点什么都要失去 到最后也只是证明那些你得不到的只是你现在还不配拥有 而那些你得到的请你好好珍惜 如果对喜欢的事情没有办法放弃那就要更努力让别人看到自己的存在 而对于喜欢的人 放在心里是不是就是最好的结局 我相信前方还是会有一番美好的未来等着我去遇见 没有你的一段美好的未来 可能会和有你的未来不大一样 换一种心情面对而已 忘了在哪里看到说唯有梦想和好姑娘不能辜负 已经辜负了一个就不能辜负另一个了

赶在2013的尾巴水一篇小博 感觉看到了自己的界限出来得瑟一下 大家新年快乐

这是Duesseldorf市中心的一个教堂,这是我到德国以后的第一篇日志。

之前出了很多乱七八糟的事,差点就完成了人生第一个官司的成就。周末了闲下来了可以码码字听听歌,收拾一下心情。下个月才能通宽带,其实过了头几天焦虑期证明了没有网人还是一样可以活下去的。

新生活并没有那么多惊喜,倒是有了不少惊吓。琐碎的一切突然之间压过来确实令人措手不及。每天都在控制自己的饮食看着盘子里的菜算着卡路里,想减回去会是一个艰难痛苦的过程。

我其实一点也不喜欢包括这整个城市和这里的人,可能也许我确实在国内得到了许多特殊的待遇以至于当我一个人拿着被骗的合同站在步行街上连气愤都没有了,那个时候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一种叫无助的感觉。

路是自己选的以后也就不再抱怨啦,日子不也这么过下来了么,还会慢慢地认识新的朋友。今天认识了到这儿以后第一个朋友,aus Chengdu,熟悉的口音。以及人家的生活里没有悲伤的故事,哈哈,挺逗的。

也许时光机这种东西就是教你珍惜眼前的日子吧,慢慢想开了。嗯。


慢食堂:

纖手炙魚頭.:

“鼻子生得平而小,没有欧洲人那么高峻,那是没有法子的,然而倘使我们身边有几角钱,却一样的可以看电影。”
——鲁迅《未来的光荣》

人是生来就为攀比的动物。

从不谙事的小婴孩开始,被三姑六婆拎着耳朵比高矮,捏着脸蛋比胖瘦;随着年纪一岁岁积累,由被动比而主动比,女人绝食比曲线峰谷,男人吐血比直线长短;入世的比爹,出世的比香火,卡当间儿的,比傻。比到咽气,还在比,所谓“比比皆是”,原来竟是这个意思。

相比裤兜里的毛票或者钢镚儿,很多人更善于发现岛中央的扁鼻头。鉴于其所处的战略位置,想要忽视似乎不太现实。于是就要整,要垫高,要削尖,要扯鹰勾,要不踮脚尖不踩凳子伸出舌头就能舔着。

就更看重裤兜里的毛票或者钢镚儿的人来讲,又有大多数不会想就一样的去看电影。这些大多数里面,有一些会因为只有钢镚儿茫然不知所措,有一些会积极探索如何把钢镚儿变成毛主席,还有一些超现实的们,一门心思琢磨一个很有深度的问题:能买点儿啥吃?——这最后一撮儿,江湖人称“吃货”的也。

太宰不幸是其一。

心下想,说“幸而是其一”也要得,不过吃货么,要在低调。最理想与林志玲同台用膳,志玲招呼一屋子的看官,太宰伺候一桌子的吃食,各取所需,黄金搭档。

精如吃货,生在俗世,也难免俗。比仍是要比,却不比那一揽子高矮胖瘦的俗货。好比一道油焖虾。吃货惯不在意这烹法是京菜鲁菜还是湖北菜,被烹的是对虾白虾还是基围虾,只要味美,不论出身。

论起来,“油焖”确是很坑爹的烹法,因为其实并非用油来焖,不过以热油煸炒,仍以料汁焖煮至入味,却因加了足够的糖,焖出的虾子油亮扎眼,活似刚汆了油锅。

虽说“吃货无门派,兼收天下菜”,但太宰骨子里已经扎下了鲁菜的根,所以这道菜的调味酱汁,沿袭太宰自小吃到大的鲁式油闷大虾调配。

红色的Aries:

下午茶时间,前天烧烤用的鸡翅。腌的时间太久啦,导致我有种在吃烧排骨的错觉,加点柠檬蜂蜜煎熟就可以了~

寂地:

我怀念一路和你看到的风景,。尽管他们都已走散。你说有一条道路通往光明的未来,那里有黄金和黄金还有黄金,人人都说好,人人都高兴。你迫不及待的规矩取代了世故人情,踩在梦想的头上前进。我却只想,呼吸着新鲜的空气,自在旅行。#寂地作品#